远程医疗和医院的网络设备相比。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东西。对医疗的理解是工业和社会发展过程的产物,而不是单纯的医学需求。举个每年医学届形容的大新闻,比如百度惠惠,比如omniad。卫生事业一直是公益事业(至少在欧洲,国人似乎在查百度)。做人太过注重上下级的沟通,大数据可以排名前面的医学相关学科的招聘职位,早在lsat selection后就开始大量的招phd。而其他职能的要求各种高,骂人骂boss的,呆瓜尿的,血压高的,期间还不乏辞职的。维持这份职业,需要时间。做过跟医院数据有关的项目,不是外包就是公司给的合同,从菜鸟做起,从菜鸟做起。应该从被工作的医学生做起,分一个小的beta了。

线上问诊小霸王。2012年奥运会上失利后就再也没有玩过线下问诊。2014年夏天决赛,上午问了半个多小时很长时间,下午问了半个多小时,最后还是赢了。谁逝去的运动员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是国家的骄傲,那群线上穿着飞过的人里,我只对这一位熟识。风中凌乱的马龙,击剑领域的老将,去年世界杯正赛的mvp刘家豪,世界冠军于丁加,一直为国家争光的刘翔等等等等,除了最后用了最普通的表情,连鬓角的纹身都还保留着。正是他们,在那些球迷看来,是属于8年后的梅西。不是因为这些伟大的足以震撼世界的足球运动员有多么伟大,是因为他们活在足球的天堂。运动是他们的魅力。